關於香港的創傷 我想說的是...

  • 2022-10-06 15:54 作者:關山月
關於香港的創傷 我想說的是...
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在許多港人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圖為去年在台北舉辦的「除了死亡,皆是擦傷」展覽。(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10月的到來,代表又差不多到香港人一年之中最難過的一段時間,由10月1日我們看到在荃灣發生的實彈開火——學生曾志健中槍事件開始,到11月3日的周梓樂疑似「被墮樓」事件,再到11月11日「黎明行動」、「熊仔餅同學」中槍事件,到日後的「香港中文大學圍城戰」、「圍攻理工大學」,當中的畫面異常血腥,看過經歷過這些情境的我們大概絕對不會忘記這些畫面。當時身處其中的你和我或許也對上述的事件非常痛心,到底面對這些昔日創傷,我們可以怎樣面對?

我們或許都曾經迷失

其實我自己都經歷過一段很長時間的迷失,而且是那一種不知道自己是在迷失的情況,什至連身邊關愛自己的人覺察到我身上的迷濛,我也不同意、不自知。我自己之前看過一個流亡來台的手足的訪問,那個訪問也是跟心理創傷是有關係的,當日的其中一名手足講了一句話,足以令我或者是其他有創傷的人帶來了一點關鍵,「因為我們是靠相信自己才存活到現在,剛來的時候不相信任何人,只可以相信自己,自己沒有能力去信任別人,又怎能夠要求別人相信我?」

相信這些話是很多經歷過不同程度創傷的朋友的心聲,我也是其中之一。如同上一篇文章大概講過的一樣,我也曾經把自己收在一個小角落,不敢面對創傷的同時又不敢接觸外界的其他人,像一個行屍走肉一樣。當時的我因為一個人的一件事,之後就無限推演,無法相信任何差不多性質的人;因為一些具體的事件在身邊的人身上發生了,即使那些事的發生他們是後悔的、是受傷的、不幸的,自己還是趺入了拒絕連結、無法同理他人的螺旋,任由不安全感的恣意妄為,自絕於他人之間。

人就因為這樣變得愈來愈空虛,看不清事情的「實相」。看不清楚「現在」的狀態下,自己身邊到底「有」什麼、「沒有」什麼。我自己的話大概就是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愛,卻視而不見,看不到、感覺不到、連結不到他人為自己的付出;同時又為一些自己身邊根本「沒有」的東西在擔憂,根本沒有人想騙自己、沒有人要背叛你、沒有人要批評你,但卻覺得有這些東西存在,因為我們空虛,我們分不清「實相」令我們倒入不存在的黑洞之中。

我們需要的是知道自己曾經迷失

回到上一篇文章關於「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討論,我覺得要從「現在」發覺得自己被「困在」「過去」是最困難但又最重要的一步。我自己就是經歷了一些人生很重要的過失與遺憾,才令我真正從自己的心開始修行,回顧一切人生的大小經歷與動盪不安。這個過程就是面對痛苦、內疚的同時,要接受自己真的曾經這樣,而不是再好像之前不知道的情況下自然傾向逃去追求快樂與逃離痛苦。在這個面對過去的自己的過程中,我們難免會有陣痛,會看到自己之前拒絕連結、無法同理他人的過去、會看到自己把過去發生過的事視作為「現在」的幽靈,把「過去」發生過的事想像成為「現在」的事。

透過與自己的對話,我們要意識到過去的事已經過去,那些曾經做成我們創傷的人與事,我們已經沒法改變,但這些事我們可以回想,回想當時的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造成創傷,當我們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過去遭遇到這些事,當再次面對同樣性質的事的時候,我們就真正可以有能力選擇去怎樣做。如同我自己現在的選擇一樣,我相信大家有能力之後也會做出更好的選擇,斬斷以往迷茫時候作過的業,不再在未來為自己增添遺憾。

願我們都能夠早日真正覺察自己真正的創傷,好好的面對,好好的從痛苦中學習,最後抵達幸福的彼岸。

香港人加油。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