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格化在香港?

  • 2022-11-08 23:36 作者:關山月
網格化在香港?
後國安法時代的香港,鼓勵市民之間互相舉報的行為或風向都是值得令人擔憂的。(示意圖:unsplash)

週一(11月7日),在香港立法會的房屋事務委員會會議中,提到了香港政府有關於香港公共房屋的「三年上樓」承諾(即申請之後的三年之內可以獲篇派公共房屋單位),而政府的回答其實沒什麼可觀性可言,都是一些陳腔濫調。而整個會議中最令人值得關注的卻是自由黨議員張宇人有關打擊濫用公屋的對策倡議。

張宇人:「出啲線人費」

張宇人議員在會議上借著大公報希望追擊「長洲覆核王」(司法覆核)之稱的郭卓堅先生涉嫌霸佔油塘公屋和濫用公屋資源的事件作為引子,指出將來可仿效警方「線人費」,鼓勵鄰居間舉報,「出呢個(線人費)我諗好多人會講畀你聽」(出這個線人費用,我想會有好多人說給你(政府)聽),從而達到杜絕濫用公共房屋之目的。

什麼是線人呢? 如果按國語辭典的解釋就是在講「情治單位為搜集情報、線索,暗地裡運用的一批人。」而線人在白色恐怖時代的台灣也是一個令人恐懼的存在,直至在民主化的今天,某些當今政治人物在年輕時有沒有為國民黨政府當過線人,也是相當敏感的話題,例如台中市立委黃國書就因被發現過去學生時代曾當過情治系統「線民」,而被其所屬的民進黨新潮流系「除名」。

線人在台灣與中國

今天,線民在台灣已經算是一個屬於舊時代的事物,但在中國卻是現在進行式,而且是整個舉國上下維穩體制的最重要又最草根的基層組織。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房祖名與柯震東在2014年在北京發生的吸毒事件,他們本身在一家洗浴中心中吸食大麻時候被北京警方查獲並拘捕,而當時為何知道他們兩日正在吸大麻,其實就是被身處尋常百姓家的「群眾」所舉報而東窗事發。自從2013年起,其實北京每區都活躍著「情報組織」,「西城大媽」、「海淀網友」、「豐台勸導隊」等因戰績陸續見諸報端,被視為北京城內反恐維穩的重要情報網。而這個群眾草根的維穩組織陸續在不同地區都有所發展,把整個中國不同城市、以至區域,都一一劃分成不同大小的網格一樣,把實時監控的組織發展成「網格化」管理,不同的區域就會有不同的名稱,就如上面提到的「朝陽群眾」,或者是如果在大學以內的話就是不同名目的學生輔導員,沒有輔導之實,只有監控之果。

在後國安法時代的香港,這種鼓勵市民之間互相舉報的行為或風向都是值得令人擔憂的,因為我們已經可以在古今中國的經驗中看到互相舉報的驚人殺傷力,不論是文化大革命前的楓橋經驗或者是改變成數位化的社區網格化管理,那些古早的紅衛兵還是現代的「西城大媽」、「學生輔導員」、「網格員」其實都如出一徹,原子化的社會令每個人都人人自危,自然不可能發展出什麼超越自己的連結,對日後整個公民社會的打擊極大。

現在,風氣已經漸漸轉變,我們應當繼續留意相關事件的發展,及早想好應變策略,為公民社會的去留做好功課。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