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我們這一代

  • 2022-11-15 17:38 作者:反送中港青
香港、我們這一代
香港街頭的反送中標語。 (Pop & Zebra/Unsplash)

反送中已經過去了近三年,作為一個流亡海外的香港青年,心情怎麼說也是五味雜陳的。我想我可以代表很多像我一樣的年輕人說,我們經歷過的風風雨雨,是常人想像不到的,其中有苦、有笑,也有很多很多的眼淚。回想起來,總是會想起一個又一個可能錯誤又可能正確的決定,有時甚至會納悶如果當天的選擇不同,今天我身處的境況會否又有所改變。

每一代人總是有自己的時代特點,而我們這一代,反送中運動似乎是刻劃在我們靈魂中,不可磨滅的深刻一筆。當我看進鏡子,我有時不禁好奇,除了「反送中示威者」這一個身分以外,別人看到的還會有什麼?這個群體,好像已經被這一場運動定義了,很多人似乎遺忘了,我們也是一群在政治運動以外,有血有肉的普通青少年,我們也有自己追尋的夢想,也有過和朋友們大笑和肆意揮灑的青春年華,我們也是街上隨處可見的普通人,只是我們很多東西,也被那該死的正義感和使命感,還有誘發這一場運動的種種奪去了。

不只是手足們,我想就算未走過出街頭的人,在時代的洪流中仍然被推得左搖右擺,失去了對生活以前像是理所當然的控制權。失去法治後的香港變得陌生,政令朝令夕改,經濟大幅度下滑,股市一跌千丈,總總跡象均預示現在的香港和我們記憶中的亞洲大都市大相徑庭。有些剛買樓的年輕人,資產亦大跌,人們紛紛用腳投票,出走這個長久以來一直被視為溫馨的家園。

我們的夢想已經徹底死去了嗎?無論是對民主和法治社會的盼望,還是個人、私密的人生目標,是否都應該通通拋諸腦後?香港這個死地,還可以後生嗎?流亡的人,還可以找回自己對生活的掌控嗎?出走的人,可以在新地方好好安家嗎?留下來的人,能否忍受,甚至適應這個不一樣的香港?我想每個和我年紀相仿的香港人都會疑惑,但是這些問題只能由我們這一代經過時代的洪流尋找答案。

到底美好的生活可否存在於我們這一代人?儘管生活何等不如意,我們是否要默默忍受,或是作出改變?蘇格拉底曾經說過:「未經審視的生活不值得過。」我卻發覺我不斷在審視自己的過去,曾經所作的事。但是卻又不斷出現一些新的疑惑:我不後悔我曾作過的事,但是這些事情是否值得我作出如此犧牲?今天的香港,是否直接或間接由我的行為而導致的呢?如果真是如此,我是否以我們這一代作為代價,飛蛾撲火地追求一些不可能實現的冀望?

這些答案,或者只有時間,才可以回答我和我們這一代吧!

作者》阿朵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