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世獨立生活又彼此太緊密連結 武漢肺炎橫掃猶太人社區

  • 2020-04-07 10:00
遺世獨立生活又彼此太緊密連結 武漢肺炎橫掃猶太人社區
猶太社區凝聚力強,彼此生活相當緊密,使得疫情更難以控制。圖片來源:pixabay

在以色列之外,最大的猶太人社區非紐約市布魯克林自治市公園(Borough Park),但根據《猶太電訊社》(Jewish Telegraphic Agency) 報導,自治市公園 (Borough Park) 感染武漢肺炎(COVID-19)的人數在紐約市的五個行政區中,排名第三,感染比率高達67%,是布魯克林行政區中,情況最嚴重的社區,這被認為與猶太人都有個大家庭,社區彼此互動緊密有關,特別是「居家令」頒布後,該猶太社區生活卻一如往常,恐因此導致疫情不易好轉,只會更加嚴重。

根據猶太媒體報導,自治市公園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人數在紐約市的五個行政區 (曼哈頓、布魯克林、皇后區、布朗克斯、史坦登島)中,排名第三,感染率高達67%,由於該社區是世界上除以色列之外最大的猶太人社區,相對高的感染率引起外界關注。據了解,在這個社區,至少有80%的居民是猶太人,這些猶太人中,約有3/4是極端正統教派 (ultra-Orthodox Judaism) 中的哈西迪教派 (Hasidic Judaism) 。

哈西迪教派少與外界互動 會堂是生活重心

與其他正統教派一樣,哈西迪猶太人都有個大家庭,平均有8-10個孩子,與遵循聖經上「要生養眾多」的命令有關。他們少與外界互動,但整個社區是互動緊密。許多家庭沒有電視,也不看電影;他們只能去自己的商店購買合於教派飲食規定 (kosher) 的食物;他們的孩子不上美國一般的公立學校,只到他們的宗教學校「葉史瓦」 (yeshivas)學習;他們只能和同教派的人結婚;猶太會堂 (synagogue) 是信仰、學習與社交的重要場所,是他們天天會頻繁進出的地方,可以說,除了家庭,會堂就是他們生活的中心。


紐約疫情已嚴峻之際,當地猶太社區仍照樣舉辦婚禮。圖:Twitter

因此,即使他們少與外界往來,但只要有一個人感染了武漢肺炎,就會快速傳播。這也是為什麼其他也有許多哈西迪猶太人的社區,測試結果的感染比率遠高於紐約市的平均值53%,就個別區域的比較,也高於威廉斯堡 (Williamsburg)的62.5%、王冠高地 (Crown Heights) 的63.4% 和 中林 (Midwood)的60.3 %。

拒打疫苗 麻疹大爆發也最慘

同樣相對高的感染率,在2018年到2019年的紐約麻疹大爆發,感染最嚴重的還是哈西迪教派的社區。除了前述之生活緊密連結因素,讓麻疹傳播快速,也是因為哈西迪教派的兒童接種麻疹疫苗的比率低於60%。原因有二,一是相信疫苗對孩童有害的說法,再來是文化因素,他們深怕外界介入他們的生活,干擾他們生活的方式。或許,就是這個因素,即使武漢肺炎疫情是如此嚴重,哈西迪教派的社區仍堅持繼續舉行大型婚禮和喪禮。

四月一日於布魯克林的中林 (Midwood),有一場盛大的喪禮。根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的報導,接受電訪者表示,因為辭世者是大屠殺的倖存者,極受敬重的烏克蘭哈西迪王朝的九十六歲拉比 (rabbi),拉比的離開讓大家既驚慌又悲傷,只想要親近拉比,完全忘了新冠病毒的事。也許是真的忘記,但更可能是,他們絕對無法不親自送他們的生活與精神導師最後一程。只是,在社區疫情這般嚴峻下,如此群聚,只會讓情況更糟。

其實,先不論婚宴喪禮,以自治市公園的生活現狀,就讓人非常擔憂。住在自治市公園的波蘭裔殷格 (Inga)向央廣表示,在「居家令」施行後,其他社區的街道已空空蕩蕩,鮮見人煙,但是自治市公園的哈西迪猶太人,仍過著往常的日子。幾位媽媽們仍聚在一起,站在某個人的家門前聊天,每位媽媽後面都跟著五六個小孩,媽媽們聊天,孩子們就玩在一起。算一算,至少是25個人的群聚。所以,即使婚禮宴會和喪禮都不再舉行,不遵守「居家令」,自治市公園的疫情絕對不會變好,只會更加嚴重。

3月29日,紐約市長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表示,拒絕保持安全社交距離,將處以至少500塊美金的罰鍰。

作者》蔡嘉凌 現旅居紐約、專欄作家。著有"Our Stories,Our Tru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