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危機的中共因素

  • 2022-07-30 09:45 作者:邵江
斯里蘭卡危機的中共因素
斯里蘭卡的危機與政府多年大量借貸和減稅導致公共服務快速下降有關。圖為可倫坡司機們推著車排隊購買汽油。(路透社/達志影像)

今年7月,斯里蘭卡數十萬民眾前往首都可倫坡抗議有史以來最高的通貨膨脹,普通人缺乏食物保障,無法獲得最低醫療,生計沒有著落。許多媒體關注斯里蘭卡經濟危機與外債的關係。然而,斯里蘭卡的經濟危機不僅是債務問題,也與它的發展模式直接相關,中共對塑造這種模式有重要作用。

1.中共以基建投資控制和掠奪斯里蘭卡資源、爭奪地緣霸權

中共試圖將斯里蘭卡債務的主要責任歸咎於西方私營公司。不過這些公司(包括貝萊德(美國)、阿什莫爾集團 (英國)、安聯(德國)、瑞銀(瑞士)、滙豐銀行(英國)、摩根大通(美國)、 保德信(美國))長期以來都與中共有密切的金融交易,中共通過控股、出讓市場佔有率和其他方式可以影響這些公司在全球的運營,包括在斯里蘭卡的業務。因此將斯里蘭卡債務危機推卸到西方私營公司是中共誤導輿論的手段。更重要的是,中共迴避了它是世界上擁有斯里蘭卡國債最多的政權。

目前,中共拒絕停止斯里蘭卡償還債務,使這個國家仍深陷借貸負債之中。在普通人生存狀況岌岌可危的情況下,中共以債務為工具,進一步控制斯里蘭卡的資源,獲取地緣政治、經濟和軍事霸權。

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是中共一帶一路連接亞非歐大陸貿易和軍事擴張的重要樞紐。 2017年,漢班托塔對中國招商局集團嚴重負債時,中共官媒承認使斯里蘭卡政府「以債轉股」解決債務問題,將漢班托塔港80%的股份出售給招商局集團,港口租約持續 99年,招商局也牟取了這個港口周圍數千英畝的農業用地租約。此後,斯里蘭卡外債與GDP比例繼續上升,中共控制的債務在這個國家外債比例中也持續增高。2019年,斯里蘭卡新政府一度希望取消前任簽訂的漢班托塔港租約,中共以償還債務和違反合同要脅。不久,斯里蘭卡政府表示不僅要維持租賃漢班托塔港,而且租約到期後可再續租99年

2. 中共黨國與斯里蘭卡的政治經濟關係

1948年,斯里蘭卡從英帝國統治下獲得獨立,兩年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國)。 1952年,斯里蘭卡與中共國達成橡膠大米易貨貿易協定。斯里蘭卡是中共最早與非蘇聯陣營建立經濟緊密聯繫的第三世界國家,中共並以此擴大外交空間。1957年,斯里蘭卡與中共國建立了正式外交關係,並簽署了系列貿易和經濟協定。1962年底,中共在武力攻擊印度後要求斯里蘭卡調解衝突。隨後,中共開始涉入在斯里蘭卡的基建專案。1971年,斯里蘭卡作為77國成員,支持中共國竊取了聯合國席位。

儘管從1960年到1990年代斯里蘭卡經濟發展緩慢,但是世界銀行在1996年只依據人均收入將這個國家從低收入國家升級為中低收入國家,而忽視這個國家仍處於內戰狀態。隨後,斯里蘭卡獲得國外低息貸款的機會減少,需要依賴高息貸款。本世紀初,中共加快基建投資使斯里蘭卡負債率快速上升,尤其是2013年一帶一路後,斯里蘭卡經濟更依賴中共,不斷過度借貸償還以往高息貸款,在無法還款後,失去了對基礎設施項目完工後的控制,也無法獲得基本回報。

3. 中共和斯里蘭卡僧伽羅精英集團沆瀣一氣

中共長期以來與斯里蘭卡各主要政黨建立了密切關係,對斯里蘭卡精英以及更迭的政府保持了持續影響。斯里蘭卡獨立以來的精英統治,代議制度被少數精英和軍方人士劫持,都與中共的支持密不可分。尤其是近二十多年來拉賈派克薩家族政治權力的旋轉門,使中共更容易通過經濟、外交和軍事手段換取斯里蘭卡的大量基建訂單。斯里蘭卡政府也效仿中共的鎮壓模式維持統治,壓制異議、鎮壓少數族裔和操控選舉。

從1983年至2009年,在斯里蘭卡僧伽羅政府對泰米爾伊拉姆猛虎組織長達26年的內戰中,中共一直是僧伽羅政府武器的主要供應來源,僧伽羅當局為此獲得了軍事持續進攻的優勢,使交戰雙方的停火協定如同廢紙,導致大量平民不斷死亡,僅在2009年穆利瓦伊卡爾附近的禁止交火區,至少40000名泰米爾平民死於戰火。此後,中共不但阻止了聯合國或其他國際機制調查斯里蘭卡政府和相關方的戰爭和屠殺責任,還將斯里蘭卡政府作為「反恐」的典範,使其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對話夥伴。2021年,斯里蘭卡當局與其他68國家當局聲稱批評中共在西藏、新疆和香港的政策是干涉中國內政

斯里蘭卡的危機無疑與政府多年大量借貸和減稅導致公共服務快速下降有關。中共在新冠疫情期間,更以債務和防疫為手段使斯里蘭卡陷入了更深的困境。這次斯里蘭卡人民抗議導致馬欣達·拉賈派克薩辭職只是微小的進展。斯里蘭卡的根本問題不是債務重組問題。解決經濟危機問題必然需要實現真正的主權在民和族群平等。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