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台獨」罪名抓捕楊智淵 是一場鬧劇

  • 2022-08-04 15:15 作者:龔與劍
中共以「台獨」罪名抓捕楊智淵 是一場鬧劇
中國當局以「台獨」罪名抓捕楊智淵,但他對中國也存有幻想,曾隨統促黨前往上海參訪,又說「統促黨跟台灣人都是中華民族,可以共存」。(圖片來源:香港01)

8月3日傍晚,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一行結束對台灣近20小時的訪問,乘行政專機離開。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中共官媒央視新聞報導:浙江省溫州市國家安全局抓捕了台灣民族黨副主席楊智淵。中國央視稱,楊智淵長期從事「台獨分裂活動」,涉嫌危害國家安全,對其執行「刑事拘傳」審查。央視還播出了他被戴上手銬簽名、押送的畫面。國台辦表示:以身試法的「台獨頑固份子」,逃脫不了「國家法律的嚴懲」。

在中國的台灣人成了潛在人質

針對楊智淵被捕,台灣陸委會晚間表示,政府相關單位還未接獲陸方通報的訊息,現已透過管道向陸方有關部門反映。對於中共動輒以國家安全為由拘禁在陸台灣民眾,陸委會表示「絕對反對並表達嚴重抗議」,同時呼籲國人赴陸「切勿輕易涉險」。

一位台灣人權團體的NGO人士在臉書上轉發了楊智淵被中國拘傳的消息,並感慨:「所有在中國的台灣人,應該都是中共潛在的人質,只是看中共要不要動手而已。」當我看到以上這些感性的文字時,回憶的閘門一下子被打開了。在2019年8月的某一天,我作為滯留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異議者,在臺北自由廣場的一次活動中,和楊智淵認識,在隨後幾個月的時間裡,有過數次的交流。最終卻因為性格與理念的不和,他將我踢出了聊天群組,我將他的臉書好友拉黑,從此天涯陌路。

初識楊智淵 留下好印象

楊智淵給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錯。2019年8月15日,有一位以「自由行旅遊」方式來台的中國人,希望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在自由廣場進行了一場名曰「審判習近平」的行為藝術表演。表演開始不久,愛國同心會的一群人,包括今年已經被台灣法院判刑3年5月定讞,至今滯中未歸遭通緝的張秀葉,在場邊大聲唱歌、叫罵進行干擾。楊智淵站了出來,高喊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對愛國同心會進行回嗆。當時楊智淵身著國軍迷彩服,腳穿戰靴,非常Man地大聲回嗆愛國同心會的影片,至今還保存在我的手機中。

和楊智淵認識之後,我覺得他是一位非常關心在台灣的中國「難民」的悲天憫人之愛心人士。2019年,流亡在臺北的中國「難民」,居然全部和楊智淵認識。楊智淵經常將我們召集在一起,或在士林,或在淡水,上館子吃吃喝喝,他會關心詢問我們在台灣的衣食住行及和台灣政府相關部門的溝通方式。待到有了五六分的醉意,他開始高談闊論希望我們這些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人,面對沒有難民法的台灣民進黨政府,要敢於強硬,敢於抗爭。我們應該組團去總統府前面的陳抗區搭帳篷,進行長期的抗議,拿不到政治庇護的身份,絕不收兵⋯⋯

因為拒絕參與總統府前抗議 我被踼出群組

每次楊智淵這一番「中國難民在台灣強硬抗爭」的宏大規劃,一定會在滯台的中國難民之中,引發熱烈討論。我覺得身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者,不能把台灣政府當成敵人。台灣確實沒有難民法,但是台灣有民間人權組織,有可以接受陳情的政府官員和立法委員,我們和台灣政府的溝通管道是存在且暢通的,所以,我反對去總統府或陸委會門前公開抗議。

儘管我每次都反對楊智淵為我們設計的「抗議表演」,但他彷彿有「海納百川」之雅量,一笑置之。他還是會經常來找我聊天。我卻在和他的聊天之中,對他漸漸感到陌生了。楊智淵依然穿著和我2019年在自由廣場初次相識時的迷彩軍服,而我卻如同得了老花眼一般,他在我的面前慢慢變得模糊、失焦。到底是綠?是藍?是白?還是紅?我分不清楚了。

最後一次在現實之中和楊智淵見面,是在淡水紅樹林捷運站附近的一間餐廳。那時候,他應該是準備代表「一邊一國黨」,在新北市參選立法委員了。那天,他又談到了我們這些中國難民去總統府抗議的話題。我依然是反對,卻已經在中國滯台的難民中間,屬於少數了。到了晚上,我發現楊智淵將我踢出了由他創建的聊天群組。

楊對中國有幻想 竟被拿來祭旗

我承認,那一刻,我反而有一種解脫的感覺。我實在是不能接受一個人,可以是藍、綠、白、紅的混合變色體。正如一位叫「李靈」的網友,針對楊智淵此次被中國逮捕在臉書上的評論:「我老早就告訴他不要跟白狼他們走太近,他就說什麽統促黨跟臺灣人都是中華民族,可以共存。」

無獨有偶,台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黃春生牧師也在臉書上發文:楊智淵2015年擔任「中華民國三民主義青年團」團長,又同時擔任「台灣民族黨」以及台獨社團「鷹社」的要職,又與急統政黨中華統一促進黨也有交往,曾經隨該黨一同參訪上海,並獲得中共高官接見。感覺他的政治價值很混淆。他可能對中國有著高度幻想,而想去中國發展,如今卻被邪惡中國拿來洩憤、抗議裴洛西。

楊智淵不可能是台獨同路人

說實話,作為一名在經歷了「八九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還要天天聽共產黨一本正經地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中國人,行文至此,突然很替楊智淵不值了。感覺中共選擇在裴洛西離台之後的時刻,以「台獨」罪名,公開法辦楊智淵,更多像是一場鬧劇。我願意以在台灣和楊智淵往來的點滴,來向中共證明楊智淵不可能是台獨的同路人。因為「統促黨跟台灣人都是中華民族,可以共存」之類的話,楊智淵也不止一次向我表達過。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