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苦日子結束了嗎?「這三年」或許只是開始

  • 2023-01-18 19:28 作者:任瑞婷
中國苦日子結束了嗎?「這三年」或許只是開始
對於年輕人來說,「這三年」或許只是後期苦日子的開端。(AFP)

老一輩中國人都會時不時提到「那三年」,對於阿公阿嬤一輩的人來說,「那三年」指的是在毛澤東指導下,1959到1961年席捲中國的三年大飢荒,用四川的方言講,就是過「糧食關」。根據各方估計,這三年因飢荒導致的非正常死亡高達1500萬-5500萬人,當選為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飢荒災難。儘管在教科書中,這個難以忽略的苦難,已經變成「三年自然災害」,但是氣象記錄證明,那三年沒有極端天氣,並不存在自然災害,這就是人為悲劇,使得中國猶如人間地獄。

「那三年」大躍進  飢荒中求生

分享幾個我聽到的悲慘經曆。第一位大爺生於1955年,饑荒發生時不到10歲,當時餓肚子吃不飽飯,只能去地裡面撿別人收過的莊稼,看能不能從裡面撿到一些遺漏的食物。有一次撿到別人割掉不要的高麗菜根,可是上面有農藥殘留,吃掉後不幸中毒,家人立刻猛灌水,幫助他催吐,這才保住一命。

另一個故事的好幾位主人翁已經去世。當時家裡幾個年輕姐妹都吃不飽飯,有一天看到家裡有一隻老鼠,現代的女孩子看到老鼠或許會害怕,但那時候的女孩子卻非常興奮,大家一起來抓老鼠,老鼠躲來躲去,最終小妹丟了一把菜刀過去,正中老鼠,當晚他們就把老鼠吃掉了。這些故事聽起來有點毛骨悚然,現代人很少會有「吃不飽飯」的情況,所以不覺得食物珍貴。現在很多台灣青年人一聽到當兵就皺眉頭,但在當時,中國很多年輕小夥子,為了有一口飯吃,巴不得能夠去當兵。

疫情「這三年」經濟嚴重倒退

老一輩有老一輩的「那三年」,年輕人也有這個時代的「這三年」。中國防疫政策以政治凌駕在科學之上,無比落後,前面三年絕不解封,導致中國經濟一落千丈,外資企業看到中國獨裁政策下的不穩定性,紛紛撤資退出中國。根據《紐約時報》的數據,中國16-24歲的青年人失業率高達20%,也就是說每五個年輕人,就有一個人找不到工作。而中國國庫告急,政府一直在設法呼籲老年人延遲退休,這可能造成一個可笑的局面是,家裡爺爺奶奶一把年紀還要上班,而孫子年紀輕輕找不到工作。中間的這一代要照顧老人還要養小孩,壓力山大。

當中國終於開放,這時候人們才發現政府對於疫情一點準備都沒有。醫療係統全面崩潰,很多網友分享說,醫院裡面骨科、皮膚科、泌尿科、婦產科,都開始接收呼吸科的患者,雖然醫生都會學習相關知識,但是從醫多年,早已不太鑽研呼吸科的內容,很多人都是翻出以前的教材,現場複習,有網友開玩笑說,請大家按照教材的案例來生病,超過教材的不會治療。

有婦產科的醫生分享說,接收到很多高燒不退的產婦,因為持續高熱,不得不提前剖腹,開腹之後發現羊水、臍帶都是燙的。已經超過28週的孕婦,在緊急情況下能夠剖腹,胎兒雖然是早產,還能有一線生機;未滿28週的患者,只能靠自己硬撐。

不會有第二次經濟起飛

中國正在經歷一場浩劫,這場災難中,對於老年人、孕婦、兒童、有基礎病的患者都是身體上的折磨,對於年輕人來說是經濟上的壓力。相信大部分人能夠得過且過度過此劫,但也如同1959年的大飢荒一樣,當人們後來再回想起這段時間,只會覺得異常艱難。

2023年或許是一個轉折,中國在自毀長城之後,會全面開放,真正和病毒共存,經濟上會逐步改善。只是這種改善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政策以經濟發展為主,盡量像疫情之前的水平靠攏。然而,在疫情以前,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已經有崩潰的跡象,疫情只是加速了這場瓦解,2023年如果能夠救市,只能緩解中國目前的經濟災難,絕不可能帶給中國第二次經濟起飛。

第二種,國進民退。在過去幾年中,幾大中國富豪接連遇冷,許家印從神壇跌落,恆大房產暴雷;馬雲被架空,被迫出逃。騰訊、阿里巴巴這樣的大企業也逃不開裁員的下場。總而言之,屈服於國家的企業,勉強存留,不屈服者,如孫大午,鋃鐺入獄,企業全盤清零。一直有分析說習近平始終以毛澤東為師,中國大型民營紛紛歸國,供銷社重出江湖,這些跡象都代表,中國在為回到計劃經濟時期做準備,經濟更有可能急速下坡。

當經歷過「那三年」的老一輩中國人漸漸離開,在他們的回憶中,「那三年」是痛苦、無助、黑暗的三年。在毛澤東死後,鄧小平主張改革開放,中國經歷了短暫的騰飛,那一代人在老年時期算是老有所依。然而這些美好是短暫的,1970年代出生的人,目前正面臨中國老齡化的問題,國庫空虛發不出退休金,他們不得不多幹幾年為自己養老。1980-90這一代更加可憐,獨生子女,在疫情期間,要照顧雙方父母、膝下小孩,不小心失業了,巨額的房貸就還不上。00年代之後的人,他們還沒有出社會,等待他們的就是經濟的倒退、民營跌落、越來越難的就業處境。年輕人也有他們的「這三年」,只是他們不一定像自己祖父母那一輩,經歷了那三年,就能等來短暫的好時機。對於年輕人來說,「這三年」或許只是後期苦日子的開端。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先暫時在台停留後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