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已是紐約人難以承受負擔 也是拜登連任包袱

  • 2024-02-05 17:50
非法移民已是紐約人難以承受負擔 也是拜登連任包袱
一開始(2022年春天),紐約市長和左派人士敞開雙臂歡迎非法移民,大部分的紐約人也友善歡迎。圖為志工向一個主要由新移民組成的社區分發食物。(AFP)

2月1日,紐約市警察局公布一群非法移民聯合攻擊毆打警察的監視器影片,震驚了整個紐約市,引發許多紐約人的憤怒,這情緒其實參雜了對非法移民問題的擔憂和不滿。事實上,不僅在紐約市,全美有越來越多民眾對於放任大量非法移民進入美國的情況也有相同的感受,民調就顯示,移民問題是美國民眾認為的國家第二重大議題(物價與通膨為第一)。因此,非法移民問題已不只是許多紐約人認為的負擔,也是拜登連任的包袱。

一直以來,紐約州被視為是極左派的州,對於非法移民持非常開放的接納態度,甚至要以去汙名化的「無證移民」來替代「非法移民」的說法。位處美墨邊境的德州與佛羅里達州,則是偏右派的州,重視邊界與國家安全,對非法移民問題的處理持保守態度。由於拜登政府的放任移民政策讓非法移民不斷大量湧入,疲於處理而深感不滿的德州和佛州就開始將非法移民送往北方民主黨執政的州或城市,如:紐約市、芝加哥。

從敞開雙臂歡迎到怨聲四起

一開始(2022年春天),紐約市長和左派人士敞開雙臂歡迎非法移民,大部分的紐約人也友善歡迎,但很快地,越來越多紐約人因生活受到影響而改變了態度,甚至,連紐約市長也有了怨言。

紐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除了要求聯邦政府給予財政支持,去年時還不只一次抨擊拜登和其政府將國家應承擔的責任都讓地方來承擔,無視他的求助,紐約市將會被非法移民給摧毀。


來源: NYC Mayor's Office / Twitter

確實如此,紐約市府提供非法移民的食宿(於高級酒店、教育、醫療等服務的花費非常龐大,而湧進紐約的非法移民只有越來越多,而沒有減緩,所以,不僅是安置費用,連安置的空間都是問題,於是紐約市就希望紐約州其他城市能分擔庇護非法移民,然而,超過30個縣市立即發布緊急命令,禁制庇護非法移民,幾個城鎮還對那些與紐約市府合作的酒店旅館提出告訴,紐約市則對這些縣市提出告訴。這就是現實,即使是極力支持接納非法移民的極左派的城市,當巨大的問題與責任來到自家門前,還是會先考慮自身的利益。

安置成本龐大已損及市民權益

雖然紐約市府對安置非法移民費盡心思,但也犧牲了市民權益;像是,在財政越來越艱難的情況下,去年11月市長宣布刪減「學前教育、市立圖書館、清潔隊、警察局」的服務,或者,今年1月因風雨因素,市府毫無預警關閉一所高中讓非法移民入住體育館和禮堂,要學生在家遠距上課,雖然只有一天,但家長們深感憤怒。因此,生活受到非法移民影響而感到不滿的紐約人是越來越多,許多人甚至有市府將非法移民擺在市民之上的感受,比如:市府支付紐約本地遊民於庇護中心的每日服務費用是136~188美元,安置在高級酒店的非法移民則是256美元

不只如此,受到影響的還有紐約市的經濟;因吵鬧與髒亂,許多零售商(很多精品店)紛紛撤離安置非法移民的酒店附近,留下來的商店的2023年6月和7月的銷售額,比前一年同期降了28%和40%。

不過,沒有任何問題比犯罪問題更讓人難忍。1月27日,兩位紐約市警察在時代廣場附近驅散一群騷亂的非法移民,隨即約有12人聯合起來拳打腳踢攻擊那兩位警察,最後紐約市警局只逮捕到部分的人。這些被逮捕或通緝的非法移民大多有前科,不只一次偷竊、襲擊或搶劫,警方表示,他們之中有好幾位是委內瑞拉扒手集團成員。此事件引起紐約社會一片譁然,也震驚美國社會,尤其是檢查官讓有些人無保獲釋,還決定不將這些人驅逐出境,紐約州州長霍楚(Kathy Hochul)就表示不認同這樣的處置。

其實,非法移民在美國的犯罪情況相當嚴重;2月1日,「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在記者會上表示,在1月16~28日期間,逮捕了171位非法移民,其中有103人是被起訴或定罪的兒童騷擾或性侵犯,有10人是被起訴或定罪的殺人犯。在2023年財政年度,共逮捕了7萬3822名有犯罪紀錄的非法移民,被捕者有 29萬178 項相關的起訴和定罪,平均每人 4 項。被起訴的罪刑包括:3萬3209件攻擊事件,4,390件性騷擾和性侵,7,520 件攜帶武器犯罪,1,713 件被起訴或定罪的謀殺案, 1,655 件綁架案。

犯罪接踵而至已成社會問題

紐約州的「錫耶納學院研究所」(Siena College Research Institute)去年8月與今年1月所作的民調顯示,越來越多紐約人覺得非法移民是嚴重問題;去年8月有82%的受訪紐約人認為非法移民問題是嚴重問題(54%非常嚴重+28%嚴重)到了今年1月,上升到85%(61%非常嚴重+24%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8月民調有超過一半的民主黨的支持者(77%)和左派意識形態的人(68%)也認為大量(非法)移民湧進紐約的是嚴重問題,到了今年1月也上升了,民主黨支持者有79%和左派意識形態的人有72%。

8月的民調還顯示,有48%的紐約人認為過去20多年來,非法移民是紐約的負擔。有 58%的人認為紐約人已經為非法移民做得夠多,應該放緩讓他們進來紐約。

去年12月「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Harvard CAPS)與市調諮詢公司「哈里斯」(Harris Insights and Analytics)所作的全國性民調也顯示,82%的美國民眾認為非法移民問題是嚴重問題(52%非常嚴重+30%嚴重),70%認為需要較嚴格的新移民政策來減緩非法移民進入美國,超過一半的人認為川普(57%)的移民政策比拜登(43%)的移民政策好。

拜登移民政策被認仍無法解決問題

在《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和《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合作的民調則顯示,拜登處理美墨邊境問題的支持度只有18%,是歷次民調中、所有總統裡,最低的支持度。

民意等於選票,總能讓想連任的執政者改變;去年12月,總統拜登表示願意在邊境政策上作「重大妥協」(significant compromises),打算採取嚴格的邊境政策──如果超過一個禮拜每天都有4,000名非法越境的移民,國土安全部將以國會通過授予的緊急權力去關閉邊境。但是,因為拜登政府把對烏克蘭的經濟援助與邊境政策綁在一起作為妥協條件,不只川普不同意(被認為才有批評競爭對手的攻擊點),許多保守派人士也反對,認為所提法案還不足以遏制從美墨邊境進來的非法移民,所以該法案極可能被否決

不論如何,美墨邊境大開所造成的非法移民問題已是不可否認與忽視的燙手山芋,紐約市真切示範了一回,即使有對非法移民人道關懷的理想,也必須在市民的生活能夠安穩不受嚴重影響的情況下才有餘力去實現,而這個經驗大多數的美國人也看到和領會了,所以,不論聯邦政府和國會要如何接下這個燙手山芋,要切記把自己公民的需求擺在第一位,才是走在對的路上。

 延伸閱讀  
紐約直擊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